7欢迎光临 变身文学

网站导航
网站首页 > 贷款 >

那些被网贷毁掉的90后

时间:2022-06-17 15:00:11 来源:网友整理 作者:网友

正文标题

那些被网贷毁掉的年轻人

“如果还得起,也就不会退学了。”由于无法偿还10多万元的网贷债务,李科无奈从四川一所高校退学。

由于女朋友在外地,为了维系感情,李科经常给对方买礼物。不过,无论是靠校园内推销一些日用品还是到校外兼职,他始终觉得手头拮据。当看到宿舍同学在使用网贷,他也抱着“借点小钱过渡一下”的心态,开始从网贷平台借钱。

从360金融贷,到分期乐,再到粒粒贷,借钱的平台越来越多,买的东西也越来越贵。高档口红、新款手机、笔记本电脑……大半年之后,李科的网贷债务一度达到了12万元。由于家庭条件一般,最后只能选择退学。

在网络平台豆瓣上,有一些名为“负债者联盟”“努力还债联盟”“90后负债交流”的讨论组,聚集着少则几百个,多则上万个曾经或正在遭遇网贷问题的人。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梳理这些讨论内容发现,“超前消费”“积少成多”“以贷养贷”和“焦头烂额”是其中的高频词。

“足不出户就能给你好几万,很容易就陷进去”

2017年夏天,当时还在贵州某高校上学的林雨辰,用花呗分期购买了一款售价1399元的手机。现在回想起来,小林觉得自己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刚开始没想太多,觉得下个月生活费到了,就能把钱还上。”她说。

林雨辰确实感受到了网贷带来的便利:不再需要省吃俭用许久才买得起心仪的外套,也不用等到下个月生活费到了才能和朋友聚会……

渐渐地,小林对网贷产生了依赖,又先后开通了京东白条和唯品花等。花销越来越大,月均还款额逐渐增多。最多的时候,她在各个平台的欠款总额接近两万元。

为了还贷,每个月生活费刚到手就去还账,还得找朋友借钱或者去兼职挣钱,“为了做兼职,我有时候只能逃课,学习也受了影响。”

王越然第一次接触网贷也是在大学里。由于生活费不够,又不好意思向家里要,就在网上借了几百元,但很快就还了。毕业后,王越然一边工作一边炒股,钱亏掉后想回本,于是又接触了网贷。

如今大学毕业才一年多,王越然在各个平台的欠款已达8万元。“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自己的问题很大。”王越然告诉记者。

和很多深陷网贷的年轻人一样,王越然一开始借得很少,也很谨慎,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以贷养贷。“借这个平台去还那个平台,其实是个死循环,导致越借越多。”王越然说,“一张身份证、一张收款的银行卡,足不出户就能给你好几万,这种情况下,年轻人真的容易陷进去。”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李君建议,加大对网贷监管整治力度。他认为,虽然网贷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人们在不同年龄阶段,因收入不均而导致的消费力不平衡问题,但存在申请门槛低、准入条件简单、计息方式不规范以及非法催款等非常明显的问题。

“温水煮青蛙”透支年轻人未来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网贷平台提供的分期付款会弱化年轻人的危机意识,并透支未来。一件商品分期后每个月可能只需要还100元,压力不大。有了这样的心理,年轻人可能会分期购买很多东西,这些分期累积起来就是一笔不小的款项,并且会持续很久。

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曾撰文指出,消费观念的改变、网贷平台放贷门槛低,以及资本营造的怂恿年轻人敢于超前消费、过度负债的社会氛围,是我国“负债一族”人群越来越多的主要原因。

多位受访对象反映,网贷平台在宣传时只展示日利率或者月利率,给用户造成一种很划算的假象。事实上,这种低日利率对应的是高年利率。

以部分网贷平台宣传的“借1000元,日息0.5元”为例,其对应的年利率为18%。记者查询发现,2月20日发布的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则为3.85%,即千元日息0.1元。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张安全介绍,在行为经济学上,这种做法被称为框架效应,即用不同的话语表述同一个问题,以此引导人们做出不同的决策判断。

“同样的事情,用不同表述,读者的感受和反应是不一样的。”张安全说,以日为单位计算利息,会让用户觉得没什么压力。

此外,由于网贷平台往往月底和月初才出账单,年轻人在收到账单前,往往对自身负债情况没有概念。

多位受访年轻人表示,每个月都要还债让他们感觉很疲惫。

“我自己算了一下,如果一直用下去,我连个厕所都买不起。而且随着年纪增长,父母逐渐老去,我们得具备一定的抗风险能力。”林雨辰说。

王越然至今不清楚每笔贷款的利息到底有多少。因为都是分期还款,懒得算利息的具体金额,“我觉得很多人和我一样,借钱借到一定程度就会麻木,不敢面对现实。”

告别网贷平台后“感觉很轻松”

尼尔森市场研究公司此前发布的《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显示,在3000余名被调查的18岁至29岁的人群中,信贷产品渗透率为86.6%,使用互联网分期消费产品的比例达61%。

有舆论担忧,当年轻、冲动、自制力差、对诱惑缺乏抵抗等因素集中爆发时,年轻人可能会陷入债务困局。但记者观察发现,近年来,也有不少年轻人选择告别网贷。数位当事人告诉记者,“危机感”“及时止损”是他们做出此类决定的主要原因。

在知乎上,“关闭蚂蚁花呗是种怎样的体验?”这个问题被浏览了239万余次,500多位网友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和感受。记者梳理这些跟帖发现,“松了一口气”和“无债一身轻”成为普遍感受。

就读于陕西某高校的鹿鸣,先后用花呗分期购买了一只售价850元的电子表和一件饰品。两次分期加起来,鹿鸣每个月需要偿还近500元,这影响到了她的日常生活,也让她产生了警觉。

去年年底,当收到奖学金后,她一次性还完了剩余的花呗分期。“很多人可能被花呗等网贷平台惯坏了,没有危机意识,久而久之就可能背负难以偿还的欠款。”鹿鸣说,还完后觉得很轻松,她现在也会劝身边的朋友少用网贷。

在张安全看来,不必要的超前消费会损害未来对于合理需求的消费能力,不理性的超前消费还可能导致资源浪费,助长盲目攀比的不良风气。

全国人大代表陈海仪在广州互联网法院调研发现,11万多件涉互联网纠纷案件中,超六成被告人是35岁以下青年,且呈现持续攀升趋势。

对此,她在今年两会中建议,引导和规范网络平台有序正当经营,完善征信体系,防范多头借贷风险;对年龄在35周岁以下、欠债金额在1万元以下的涉网络纠纷案件,实行执行和解前置,慎用惩戒措施。

3月17日,银保监会联合五部委发文要求,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进一步加强消费金融公司、商业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风险管理,未经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一律不得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目前诸多网贷平台主要还是以小贷公司的牌照来进行放贷,所以这次发文几乎叫停了针对大学生群体的消费贷业务,但对于更大基数的年轻人来说,需要借助更多力量走出可能陷入的网贷泥沼。(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微信公号)

相关阅读:

90 后的你,负债多少?

就负了大概七八百万吧...


从我十八岁那一年毕业开始,家庭从小富到头上顶着七八百万的银行贷款。


我爸生意失利被人坑骗误入歧途,在我高考前被警察带走,剩下七八百万的银行贷款和一堆外债。


我的学生时代,或者说我的青春,差不多就在那一刻画上了句号。


我妈是个家庭主妇,之前也就和阿姨们打打麻将喝喝茶泡泡脚什么的,差不多什么都不会,我爸出事以后我妈整个人很消沉,偶尔晚上回家的时候会看到她偷偷抹眼泪。


我,弟弟,我妈都被我爸保护得很好,甚至可以说是被过度保护了,突然整个家庭失去了主心骨,我弟弟像是脱了僵的野马,经常跟同学出去浪,很晚才回家。

妈妈不去打牌了,在家里老是对着电视发呆,没有一点精神气,没了我爸的家真的就是冰冰冷冷。


我不想看到我妈哭,也不想她没有指望,不想所有的压力都在她身上。

660分的成绩我最后还是在浙大和本省之中,选择留在了本省,我还是放弃了我复读一年心心念念想要去追求的名校梦。

我想,留在她身边可以经常回家看看她,妈妈一个人肯定很觉得孤独,家里面的事情也可以随时照顾到。


我那个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前面这小半辈子活得很自私,总是喜欢折腾,总是父母失望。
就是在妈妈的泪水里突然明白了什么是责任,我真的很想让我妈知道他的儿子可以挣钱,我爸走了家里不是就没有顶梁柱了,她儿子也可以做到。



那个夏天里我做了很多事情。我一个人租起了场地干起了补习班,厚着脸皮给那些老师一个一个打电话看看有没有能够回去宣讲的机会,招不招得到几个学生。
顶着四十度的太阳,堵在学校门口发宣传单。守着自己的电话,等着有人能够报名。

那年夏天我说的最多的几句话
谢谢,好的,没关系,对不起,打扰了。

我最后招到了三十个学生,我一个人上数理化,排了几个班。
课程从早上到晚上排得满满荡荡,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
大课小课,一对一,一对二,一对三。

差不多我一睁开眼睛,就要开始讲课,一直讲到晚上睡觉前。课和课之间的课间,大多数时候都需要给学生答疑。

我深知我的教书经验比不过很多的老师,所以我只能更用心,花更多的时间去弥补。

除了讲课,就是备课,不是在说话,就是在准备说话。

第一天我嗓子就哑了,后面完全是靠润喉糖胖大海挺过去的,有一天晚上讲着讲着突然咳出来血,那一刻我差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一回家到,几乎就是瘫坐在沙发上,很困,想要睡觉,但是必须得备课,不然明天就没得讲了。

我那么一个喜欢说话停不住嘴的人在那段时间多一句话都不想说,觉得沉默就是我最大的放松。

那个假期,我挣了65900块钱。
那个暑假,我吃喝只花了600块钱。

一笔一笔,我都记得很清楚。

我没办法想象,几个月以前都还大手大脚,眼睛都不眨一下地花钱,对什么事情都怕麻烦无所谓的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么骄傲甚至有些自负脸皮薄的我可以卑微成那个样子,可以把姿态放得那么低。

那么娇里娇气怕苦怕累的人可以对自己这么狠。

这样的蜕变长大真的让人很痛苦。

在那以前,我从来不相信自己有什么使命,能成多大的事情。
经常自欺欺人,敏感脆弱,能够强大成那个样子。

我爸在临走之前跟我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后面才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我开始能够自己挣到让自己能够安心的钱了,上一次寒假我的补课班招了接近两百人,

开班的时候,看着那么多人,想起来几年前我还是在这里上课,对着不到二十个学生。

那一刻看到教室里面坐满了人,再想想这一路走来突然莫名得想哭。

虽然那几百万到现在依旧还差很多,但是我妈妈不会再偷偷抹泪水了。偶尔在跟阿姨们搓麻将的时候会吹吹牛逼,说我儿子怎么样怎么样。

我大概还算是撑起来了这个家吧,虽然钱还差很多,但是至少不用担心某天没有房子住了。

等我爸出来了,让他和妈妈到处去旅旅游。不用再为两个儿子那么操心,操劳了大半辈子,该休息休息了。



我98年的,还在上大学,但是好像没有怎么过过大学生活。

我很明白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什么,但是偶尔还是会很难过,有时候走在校园里面,突然会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觉得我不属于这里,他们都成群结队,只有我默默一个人。好像这一路走来,我真的放弃了很多东西,想起来角落里落灰的吉他,偶尔会哼哼歌录录歌的我翻录音记录最后一次已经是两年以前了。

这几年里面,还发生了很多很多,压力最大的那段时间辗转难眠,一睡过去就是想着还有多少钱多少钱没有还,银行那边催债该怎么说,我一个那么理想敏感的人却硬是活成了现实主义。

开始变得沉稳,开始变得成熟,开始有了成年人的阅历,虽然只有一点点。

我知道这个世界会很苦,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苦。

我知道我会过得很累,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累。

我也知道我会长大,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快。


偶尔也会想一想,如果不是我爸出了事情我现在会怎么样。我大概是那种很容易把自己活得很累的人,经常会内耗。喜欢逼自己,逼自己做“正确”的决定。

以前我是一个很喜欢“如果”的人,也很喜欢“要是....“但是我现在开始慢慢接受我的现在了,也开始接受自己所有的过去了,也开始慢慢变得坦然。

也是后来我才明白,人生总要去面对落差,人也总要学着成长,希望我所有的过去都能在我真正满意自己的时候说一句,是这些境遇,这些看似的不幸,成就了我。

突然想想,其实我蛮喜欢上课的,这几年让成熟太快了,但是也是因为有这些孩子们,看着他们慢慢变好,听着他们的青春烦恼,教着数理化,偶尔也会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也有很多很幸福开心的时刻。

友情提示: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为降低投资风险,建议您在投资前多做考察咨询、多对比分析。

内容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均由第三方用户免费注册发布,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均由发布用户负责。我们对此不承担任何相关连带责任。

投诉删除:本平台所有品牌信息均为用户免费注册发布,我们遵循相关法律法规严格审核相关内容,如您发现页面有任何违法或侵权信息,欢迎向我们举报并提供有效线索,我们将认真核查、及时处理。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投诉邮箱: